IBHK 網絡媒體

「後疫情時代的東西方公共治理」—世界該如何和平共處?歐洲看向了中國!

葡萄牙新絲路協進會近日舉辦了一場「後疫情時代的東西方公共治理」的視頻會議,重點讨論後疫情時代歐盟與中國之間如何進行友好相處、和平對話、共商合作,會議邀請了歐洲理事會名譽主席赫爾曼·範龍佩(Herman Van Rompuy)、前克羅地亞副總理Ante Simonic、比利時特奧會主席皮特·斯蒂爾(Piet Steel)、前葡萄牙駐華大使何塞·曼努埃爾·杜阿爾·德·喬瑟斯(JoséManuel Duarte de Jesus)等多個歐洲國家高級官員、國事顧問、專家學者一起參與,爲歐洲如何推進與中國的關系出謀劃策。

前葡萄牙駐華大使何塞·曼努埃爾·杜阿爾·德·喬瑟斯(JoséManuel Duarte de Jesus)在研讨會中肯定了中國的重要性。喬瑟斯大使指出,随着亞洲的崛起,特别是中國的崛起,中國在國際上扮演着越來越重要的角色。喬瑟斯大使主張,歐盟應該尊重每個國家的文化和傳統,摒棄利用人權作爲攻擊武器的惡習,應該緻力于與中國展開對話,并着眼于同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建立平等的夥伴關系。

2018年,習近平主席到訪裏斯本期間,葡萄牙總理安東尼奧·科斯塔和中國國家主席同意提升全球戰略夥伴關系。中葡兩國簽署了17項協議,并表示齊心協力、共同推進。

喬瑟斯大使表示其對歐盟與中國之間的關系,以及葡萄牙與中國之間的關系發展感到非常樂觀。

中國在科技創新領域取得的成績,全球有目共睹。歐洲理事會名譽主席赫爾曼·範龍佩(Herman Van Rompuy)在會上表示,中國在一些新的競争領域,比如網絡空間、人工智能和生物技術等領域,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沿,中國是值得尊敬的競争者。自2020年英國脫歐後,中國已經超過美國和英國,成爲我們最大的貿易夥伴,中國是歐盟的一個重要合作夥伴。

首任歐洲理事會名譽主席赫爾曼·範龍佩(Herman Van Rompuy)

歐洲理事會名譽主席赫爾曼·範龍佩(Herman Van Rompuy)指出,歐盟對外的戰略沒有中國的「一帶一路」倡議那麽壯觀,需要向中國學習。

另外,赫爾曼·範龍佩還表示自己2013年與歐委會主席一起開始了與中國的全面投資協議談判,經過七年的談判,歐盟和中國在原則上達成了《中歐全面投資協定》,這個全面的投資協議,有助于爲歐洲公司創造公平的競争環境。

前葡萄牙駐華大使何塞·曼努埃爾·杜阿爾·德·喬瑟斯(JoséManuel Duarte de Jesus)也表示,2020年12月,中國與歐盟結束《中歐全面投資協定》談判,這項協定與前期雙方簽署的幾項其他協議相輔相成,爲雙方在多領域建立明确的合作奠定了重要基礎。

赫爾曼·範龍佩也表明,協議的達成不僅僅是爲了短期的合作,更應該促進長遠發展。

歐盟根據《中歐全面投資協定》,積極參與到互聯互通平台,在中國的「一帶一路」倡議下,遵循原則,擴大合作。

比利時特奧會主席、前駐越南大使皮特·斯蒂爾(Piet Steel)也指出,中國「一帶一路」促進了不同地區的城市之間的相互聯系,爲世界城市提供了一個網絡平台,促進了世界的發展。

作爲本次會議上半場的主持人,前任歐洲聯盟委員會再生能源顧問瑪麗亞·萊昂諾(Maria Leonor Janeiro)表示,新冠病毒對歐洲帶來了很大的打擊,疫情後的恢複對城市建設至關重要。首先,要建立舒适的環境,面對低收入等問題,歐盟管理層認爲這是很大的挑戰,所以希望歐盟基金能發揮一定作用。另外,應該加強對能源管理、能源高效利用等方面的重視,這可爲歐洲所有人提供清潔能源,也是爲大家營造更好的生活環境。

裏斯本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、葡萄牙新絲路協進會(ANRS)主席Fernanda Ilhéu也明确指出,疫情不能歸因于中國,但當時的大流行形勢被時任美國總統唐納德·特朗普在政治上加以利用,在全球範圍内發起了這場運動,同時在世界媒體上妖魔化了中國,并對盟國施加了巨大的壓力,要求停止與中國的貿易、投資、科學、技術與合作。

前克羅地亞副總理Ante Simonic也表示,我們正面臨新冠疫情這場全球危機,而中國在控制疫情方面就是很好的榜樣。中國有5000年的文明,中國人的思維和生活方式主要建立在儒道哲學上,中國文明提倡人與自然的和諧、各國人民之間的和諧、以及内在的和諧。

前克羅地亞副總理Ante Simonic

歐盟爲中國提供了一個巨大的海外市場,爲中國帶來不同的文化、傳統和價值觀。中國則爲歐盟帶來新的機遇。機遇和風險并存,合作共赢才是最好的辦法。

比利時特奧會主席、前駐越南大使皮特·斯蒂爾(Piet Steel)根據自己多年的外交經驗,提出了「對話外交」的重要性。

第一,在皮特·斯蒂爾看來,文化外交對歐洲而言非常重要,而且疫情一過去,中國遊客就會再次回歸,這是歐洲疫情後恢複的契機。第二,皮特·斯蒂爾認爲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很重要,例如高等學府之間學生、老師等教育資源的互相交換,可以将中歐更緊密地聯系到一起。

第三,皮特·斯蒂爾提到了體育同樣可以通過對話機制,憑借體育運動縮小國别差距,促進雙邊友誼。皮特·斯蒂爾認爲歐洲可以從文化、教育和體育三方面與中國加強交流,可借鑒中美上世紀的「乒乓外交」,對促進國際關系很有幫助,這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

德國波鴻大學東亞學院院長喬斯·卡斯滕·戈特瓦爾德(Joern-Carsten Gottwald)深刻讨論了中國、歐盟和德國在全球管理方面的夥伴關系。通過中歐政府領導人的對話、雙方合作項目的建立、兩邊交流的加深,中國和歐盟在全球管理方面已成爲互相依賴的合作夥伴。

在國際關系動蕩之時,德國積極修訂對中國的戰略,德國也成爲中國在歐盟最親密的合作夥伴之一。另外,随着時間的推移,中國的發展讓歐盟認識到機遇與挑戰的平衡發生了轉變。歐盟認可中國的效率,認爲中國是一個符合他們的價值觀和利益追求的強有力競争對手,同時也是很好的合作夥伴,期待中歐雙方在後疫情時代能夠深化合作。

澳門Well Link銀行非執行董事、澳門金融管理局前董事會成員潘志輝(António JoséFelix Pontes)在研讨會中表示,從上世紀末到2019年,澳門GDP有了很大的增長,在“一國兩制”制度下,澳門蓬勃發展。盡管受到疫情的影響,澳門特區去年的經濟有所下滑,但澳門特區政府在中央政府的指導下,根據自身情況,制定了财政支持計劃,用以幫助社區、企業、工人,使得經濟在疫情期間實現了好轉。「一國兩制」的成功在澳門得到了很好的體現,澳門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澳門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區之一,也是中國、葡萄牙、印度、泥泊爾等文化的大熔爐。在中國與葡語國家的貿易中,巴西和葡萄牙占絕大多數,澳門在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起到了重要橋梁作用,希望能充分利用澳門這個平台,創造更多機會,帶動其他葡語國家經濟發展。

比利時特奧會主席、前駐越南大使皮特·斯蒂爾(Piet Steel)也回憶了自己在香港澳門的生活,非常認可澳門如今的發展。皮特·斯蒂爾認爲,澳門回歸中國後,迅速發展起來,澳門的發展既有中國文明,也融合了葡萄牙文明。

反觀香港,皮特·斯蒂爾提到:「從我多年在香港的職業生涯、親身經曆來看,這樣混亂的香港根本不是香港本來的真正面目,其背後肯定有境外勢力在插手,這是有顯而易見的證據的。中國政府沒有進行軍事幹預,而是給特區政府重新維護這個城市的渠道,并且帶來和平與安全,這就是通過《國安法》的出發點。所以,我相信「一國兩制」最終還是會适用于香港的,就像它适用于澳門一樣。」